马修修兹_挖过的坑看天意填

日前
【我爱变态】❤《魔法少女onthesite》
《金田一事件簿》补番中
汪咕哒欠稿2.0
咸鱼中


经常会出现私设角色/某角色这样的毒请注意。
英美影视以及英美剧动漫日常涉及,有时候有空会发一些漫画影剧推荐。
LGBT都吃,最近偏好乙女。
脑洞飞起,欢迎讨论。

【多人涉及涉及】《如何照顾生病的御主?》【感冒part】

放毒放毒
私设严重的混沌与秩序交杂御主,
是咕哒子。
也是老娘。【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掺杂大量本御主还没有的从者。【混沌微笑】

OS:莫名其妙就感冒了,每天一起床就要流两三个小时的鼻涕,要把我体内的水全部带走啊!!!

以下正文:
.
.
.
.
.
.
.
1.
夜里十点。
枪阶从者,扎着长辫的库丘林,端着一杯刚冲好的牛奶,敲了三下御主房间的门,微侧过耳朵好听见里面的声音。

“请进。”

自从生病,小御主一过晚上七点,就不喜欢开房间灯,只开着一盏冷色调光台灯摆放在床头柜上,自己则半躺在床上看书。,并美名其曰为“养肝”。

她抬眼瞧了瞧依靠在门框上的的库丘林,从床柜上捻起一张小小的银制书签夹进书页里,再把书合上放进半拉开的抽屉里推回去,身子一动不动,依旧半身盖着被子,懒洋洋地窝在床上。

“啊,谢谢,拿过来给我吧。”

其实库丘林在楼梯口就看到了最近一直在御主身边乖乖待着的能很好加热房间温度的狂阶清姬,他本打算点头打个招呼,却反倒被她凶狠地瞪了好几次。

“喏,接好别倒了。“库丘林小心顺着御主伸出来的手把牛奶杯子递过去,待她好好接住杯子传到嘴边喝了一大口,自己才松了手。”今天又在看什么?”
御主咕噜咕噜豪迈地干掉了半杯牛奶,才用下嘴唇抵着杯口说:“没看什么,麻烦从者从图书室拿来的小说而已。”
“嗯哼。”

库丘林并没有即刻离开,浅笑着挑了下半边的眉毛,双手抱着胳膊靠在柜子边墙壁上偏过头来。

“.........嗯哼啥。”
“刚看到封面了,是bl本吧? ”
“噗呲——”
“冷静点,可别把奶洒床上。”库丘林忍笑,快速握住御主的手帮忙扶好颤抖着的杯子,看着御主用一手捂嘴强忍着自己不要喷出点什么,自己也笑了。
“这英文从哪学到的.....汪酱你其实什么也没看到。”
“嗯哼。”
“就是小说而已。”
“嗯哼。”
“小 说  !! ”
“好好,小说小说,赶紧把奶喝了,我把杯子拿回厨房去。”
“等等,没有夜宵吗,今天可是周五欸。”
“喂喂,看看现在这衰样,觉得那家伙还会给你做什么煎炸高糖类夜宵吗?”
“没关系,我半夜去把他给切嗣做的甜品偷走,区区夜宵,我自己还是能搞定的 。只要.......”
御主默默瞪着眼盯着库丘林。
“等等等等等,不是吧,又要我去叫它们帮你看门啊,”
“狗狗应该不会感染人类病菌感冒吧?”
“是白狼啊!”
“明明是二哈啦。呐,喝完了。拿去还给红a吧,明天的早餐也拜托他了。”
“哦——走了。”

后知后觉的枪狗:【等等,那家伙看的书的封面蓝毛男不会是我吧 】
汪酱一离开就笑成老母亲脸的御主:【不愧是我的爱犬啊,懂不少,可以往下一阶段学习了。】

2.
清姬很喜欢很喜欢自己的小夫君御主,可是她知道,夫君并不习惯接近自己。
因为夫君是个喜欢撒谎的人。
而自己最讨厌的就是撒谎的骗子。

“没事,不怎么痛啦。”
“今天的收获可以啦,辛苦大家,今天就到这里,我们回去迦勒底吧。”
“没事啦,我才没有嫌弃你们吃这么多材料啦。”
“这是我最后的石头了!xx!”
“估计——明晚你们不用加班吧。”
........
夫君经常撒谎,即使是当着清姬的面。
在修复人理的旅程开始之时,清姬是当初第一批来到迦勒底的成员之一,也是夫君御主目前最经常带上队伍的狂阶担当。
清姬是知道的,夫君御主格外渴求男性狂阶从者,点名道姓的话,目前最想要的就是那个白毛高个穿得斯斯文文的男人,穿刺公德古拉,不过,也有一段时间沉迷着另一个穿着高跟有着黑红尾刺的狂犬,库丘林。
不过直到现在,夫君御主练起来的狂阶,也就只有自己,和那只偷腥猫。

“啧。”
清姬暗地里再一次诅咒了那只有着和夫君一样发色的可以为夫君准备西餐美食的偷腥猫。
要是说起那些接近夫君的邪恶之徒,一天两夜都说不完,然而仁慈友善心胸宽广的夫君,却容纳了所有的罪人和无罪人。

啊,不愧是我深爱着的夫君啊,用着烈火一般的爱意燃烧我吧,把我嫉妒的心烧成灰烬,把用谎言安抚我和别人的和我一同烧去吧 .........
然后一起,化风而去吧。

清姬在御主房间门口外边等库丘林出来的时候,就是这么复杂危险地暗自想着。不喜欢看见夫君和别人亲密,但是清姬知道,这位夫君不仅仅属于自己。
虽然她确实想过让她只属于自己。
想要从各种意义上的独占。
可惜失败了 。

这一次甚至不是倒在被法师加持的大钟前,而是倒在了夫君本身无意的言语举止之下。

这位是和安珍大人不一样的夫君啊.....
清姬轻叹了一口气,看了眼丝毫没有动静的门,继续等待着。

明明有着和自己差不多的娇小身躯,却比任何一只邪鬼还要狡猾,又比任何一位圣人还要仁慈!
真是一位矛盾又复杂的夫君啊。

【库丘林带着杯子走后清姬才进去房间,她脱了木屐钻进御主的被子里,冒了个脑袋出来,满脸不爽看着依旧保持半躺姿势的御主。御主感受着身边人身上自动散发的热气,伸手碰了碰清姬带角的头部,然后习惯性顺着头发一下一下地摸。像在摸什么小动物一样。清姬对于这招非常受用。】
【于是两人抱着睡了会。】
【御主半夜溜出去吃夜宵再回来,第二天起来发现自己竟然出了一身冷汗,只记得昨晚是和清姬链接了记忆,所以梦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清姬小姐姐笑而不语:)】
【御主内心小人选择瑟瑟发抖】
【御主不清楚自己病情是不是加重了】

3.
在这个迦勒底的红a并不是真正的英灵红a,只是礼装具象化而已,和神父言峰绮礼一样。
并不能每天都具象化,不过饭点他肯定在。
因为御主对他和玉藻猫做出的美食抱有极大的期待。
而红a麻麻感觉到了这一点。
所以他现在用这种方式来了。

“谁是mama啊!!我只是过来给你煮个饭而已!!”
啊红a又生气了。
但是他此时身上围着的围裙和手上的妈妈版烤箱手套证明这句话太值得怀疑了。

“红a—a—a——”御主一边提溜着鼻涕,一边放松地趴在干净整洁的饭桌上,用手臂垫着下巴,大张着嘴呼吸,顺便一次又一次呼喊着面前人的称呼。
“嗯?”红a并没有回过头,还在处理待会的午餐。
“想吃日式蛋包饭......或者厚蛋烧.....”
“感冒还想吃鸡蛋?”
“..又不是真感冒...就是想吃蛋......打个汤也好呀..... .”
“不,你的饭单已经被决定了。老老实实等着。”
“嘤嘤嘤...... .”
“.......”
“嘤嘤嘤.........”
“.那.......烧豆腐要不要?”
“好——!!最爱红a麻麻啦——!!!”
“好好坐着!别想靠近我的菜板!!!”

还呆在英灵座的真红a,对于这个套路王御主表示【在下承受不住承受不住】

【自从礼装红a实体化,御主老是看见口袋里的礼装幼樱躲在礼装空间偷窥|・ω・`)】
【切嗣亲来得比礼装红a晚,但礼装红a在之后才具象化】
【礼装红a不知道自己对于这位暗杀者格外的关照与了解是不是因为御主当初许愿自己的时候乱搞了其他什么鬼】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