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修修兹_挖过的坑看天意填

日前
【我爱变态】❤《魔法少女onthesite》
《金田一事件簿》补番中
汪咕哒欠稿2.0
咸鱼中


经常会出现私设角色/某角色这样的毒请注意。
英美影视以及英美剧动漫日常涉及,有时候有空会发一些漫画影剧推荐。
LGBT都吃,最近偏好乙女。
脑洞飞起,欢迎讨论。

【汪咕哒】《他们和他们的女孩》

注意:
【主枪狗咕哒剪头发+法狗咕哒擦头发+旧狗咕哒梳头发+番外/黑狗咬头发】
【日常吸狗1/1,清水糖】
【玩了狗和气味梗,咕哒子莫名其妙嗅觉灵敏,嗯!】
【这就是 我 迦 咕哒子的咸鱼期。ooc预定】

正文:

在迦勒底的时光,有时如被外面寒冷的雪冻住一样,不会有多大变化。
圣晶石该有多少就有多少,就算某人偷偷放了三颗进去,也不过是因为刷满了这家伙的羁绊罢了  。
拥有的从者数虽然确实是渐渐增多,经常在身边晃悠的还是那老几个,新人熟悉这里后反而变得黑道气味满满的自己吓得躲在训练室,不肯主动去找御主玩。
狗粮材料精打细算地积攒,可惜无论何时都是不够的。
咕哒子觉得有时候会感到厌倦,也是很正常的吧。

my room也依旧是熟悉的房间,一张铺好的白床和一张放满了书籍白桌,几盆点缀绿色的盆栽。
少女到也习惯了这种像极了以前初升高读书的样子。学校,家,学校,家,学校,家——变成现在的——特异点,迦勒底,特异点,迦勒底,特异点,迦勒底,也没多大区别,还是那样儿。
该学习时学习,该动手时动手。
只不过现在每次出去都有很大可能回不来罢了。
咕哒子静静地抱着双膝,坐在走廊窗台板上靠着玻璃看着迦勒底外面的雪,期待着下一个不一样的特异点。

路过的蓝色紧身衣狂魔库丘林慢慢溜达着,看见把头抵在玻璃上走神中的咕哒子,就径直走了过来。
“嗨,小鬼你在干嘛?”
咕哒子没动脑袋,转了下眼睛视角,看见叉腰耷拉着肩膀站在安全距离内的老练枪兵。
“发呆呗,能干嘛。”
“没事干就发呆啊?”库丘林又往前走了一步,手一撑就坐上了窗台,大力拍了拍女孩大腿上的赘肉,坏笑道:“你这家伙不是每次一无聊就乱闯从者房间吗?”
被拍了大腿的咕哒子瞬间爆炸,双手怒掐库丘林的脖子。
当然是玩笑的力度啦。
“死狗你拍我大腿就算了......TM还摇我后腿肌肉是几个意思?!”

今天的咕哒子并没有穿上她日常的黑色丝袜。
每一天每一日穿的都是一摸一样的模板套装对于一位正处于花季年龄的女生来讲,实在太痛苦了。她尽量每天在某一处都有一点不同,外套,发饰,内衬,刘海,等等等等。
即使如此,以现在的程度,能更换的套服也就几件而已。

啊——好无聊啊————

咕哒子掐着库丘林的脖子玩很快也厌了,干脆枕在库丘林的大腿上,伸直了食指用力戳男人紧身裤下的结实大腿肉玩。

库丘林和咕哒子之间的关系,比一般意义上的主从要亲密得多,因为二人已经陪伴对方很久很久了。当然,不仅仅是这位紧身衣枪兵老手库丘林,抡着木质法杖的库丘林和年轻青涩的短毛库丘林,都和御主咕哒子好得不一般。
除了专门定制的房间和床,咕哒子基本每天都会去找库丘林玩或者战斗,my room的常驻从者一般也是(任意一位,是谁主要看兴趣)库丘林。战斗训练,吃饭散步,摸鱼聊天,除了日常带在身边的可爱马修,最常见的就是库丘林们了。

“小鬼,比起刚见面的时候,头发,是不是长长了些?”
库丘林捻起侧着身子躺在自个大腿上的女孩耳后的一束头发,比量了下,说。
咕哒子听了,也伸手去把自己的刘海拉直感受一下,回应道:“有欸——啊长了也很正常啊,我怎么说也是人类女孩子,头发长得当然快了,从那时候到现在,也有一年左右了吧。唉!你别把我头发凑到鼻子那去!鼻子湿湿的家伙会有鼻涕!”
“谁鼻子湿啊,真把我当狗啊!”

小鬼今天也没有用熟悉的黄色发圈把头发好好扎起来呢。这么好的秀发底子,这家伙倒是完全不在意。
库丘林想着。

库丘林依旧饶有兴趣地把玩着咕哒子的头发,把女孩橙色的头发一束一束细细缠绕在自己的手指上,打了好几个圈。
“要剪吗?还是留长?”
“哦吼,汪酱你个大老爷们还会剪头发?”
“老子怎么说也是长到腰际的长头发啊,而且小鬼你天天拽我的辫子手感好不好你不知道?”库丘林把缠在手指上的头发松开,学着咕哒子一样,用手指尖戳咕哒子脸颊部位的软肉。
“别戳别戳!”咕哒子柔软滑嫩的面部可忍受不了这种触碰(虽然力度比自己还轻),对于咕哒子来说,这就是变相吐槽自己脸肥,所以她刷的一下瞬间抓住库丘林的手指,顺势也靠着他坐起了身子,憋屈揉脸道:“行,反正今天的训练和课程已经结束了,汪酱帮我剪短它吧。”
“好,那就给小鬼来个平头吧!。”
“滚,剪坏了我揍你。剪短就好。”
“噢.....又掐老子脖子.....”

库丘林和咕哒子短暂讨论后,觉得在My Room剪头发就行了,剪完就能洗头洗澡,刚刚好。

看着放在自己桌子上库丘林不知道从哪拿来的各种各样看似相当像模像样的专业剪子梳子夹子,坐在从厨房借来的高脚椅子上(卫宫妈妈一开始不肯借库丘林,最后是库丘林写了借条才拿回MR的),围着有着熟悉气味的绿色大块方布,咕哒子乖巧地等着。
库丘林拿起木质的长柄梳子(咕哒子自己的)一下一下轻轻梳顺咕哒子的头发,当然,还用水弄湿那一小搓老是翘起的呆毛让它也服帖在头顶上。

哇——汪酱梳头发好舒服——妈妈的手艺!
啊——舒服得想睡觉了.........

“小鬼,不要乱动也不要睡着,不然扯到头皮可不是我的错哦。”
手持专业剪刀的枪兵库丘林,开准备开始剪御主咕哒子的头发了。

咕哒子挺直腰,透过被梳到额头前的刘海间的缝隙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身旁的库丘林低着身子,梳剪都很有咕哒子在外面世界见到的有型理发师的姿势和手艺,少见的一副认真模样嘛。
“嗯....看不出来,汪酱剪头发还真的蛮可以的。”
库丘林听见咕哒子的赞叹,忍不住嘴角上扬得厉害,好不容易的专业模样也就一下没憋住:“那当然,也不看看老子是谁?”
“汪酱很棒棒哦(棒读音)——汪酱超级厉害——人家超级喜欢汪酱手艺的——”咕哒子当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
“还真是连赞誉这种玩意都要吐槽着甩给别人的可恶小鬼啊你 .....”
“哎嘿。”
.
.
.
.
.
2。
库丘林向来都是自己理发的。
而且库丘林一贯是迦勒底秀发美男担当之一。
作为一个一流战士,做事目标自然是又快又好。就算是帮别人理发,也是超一流的服务和手法。
而长头发的库丘林,除了枪阶老兵,还有其他的两个。
(短头发的库丘林虽然发质好,剪的也不错,但是因为毛短而且喜欢坐在御主旁边,头发老是被其他的库丘林和小御主揉乱。)

法阶的库丘林把被子推开一半,交叠着长腿双手抱胸,脱下了外套放松地坐在咕哒子的床边上 。

【糟糕,我才把枪狗赶出去洗了个澡,一出浴室门就被另一只逮住了!】
一整天空余时间都在发呆而忘记写前一天兼任学业老师的从者们布置的作业了的咕哒子,暗觉不妙几欲逃跑,却无奈想起自己刚洗完头洗完澡,头发没擦就算了衣服都没有好好穿好!(再一次忘记拿睡裤的糊涂御主)

“所以,你让那个家伙给你剪头发了?”

库丘林看了一眼咕哒子,说,估计是闻到了什么熟悉的味道,站起来往柜子方向走了几步,怀抱在胸前的双手松了开去,轻车熟路打开某一个抽屉拿出和咕哒子身上睡衣配套的裤子,并拿出了另一个抽屉的吹风机。
“嗯。”咕哒子放弃了逃跑,迅速穿好库丘林丢过来和身上正好配套的睡裤,乖乖坐到椅子上去。“反正你们理发技术挺好的,我放心。”
“剪得还行,但这也不是没写功课的理由。”
“啧,已经检查了吗...”
“一天的时间才写了几行,当初可是小姑娘你说无聊主动叫我们教你学习的。”
“啊啊~~嗯~待会写待会写,好吧?”
“别忘了明天还有魔法和化学课要上喔~”
“记得的记得的 。”【咕哒子:再次万分庆幸没有从者自荐教我数学啊——】
库丘林从胡乱堆在衣柜底的衣服中翻出咕哒子专门用来擦拭湿头发的浅黄色大毛巾,盖在咕哒子头上,顺便输送足够魔力给手中的吹风机使其可以正常使用。
“先拿这个擦一下。”

顺便一说,这个特制的吹风机来自达芬奇小姐姐的造物魔手。咕哒子还想过好久为啥迦勒底的电器好大一部分是电力供能和魔力供能兼容的。(后来发现只是因为这样设计达芬奇亲他们用得方便而已。)

迦勒底,是没有明确意义上的冬天的。
即使外面雪刮得再大。
室内温度调节器,每天都在好好工作着。
所以咕哒子每天的衣服都是单薄的一两件就OK了,当然,是在迦勒底里。
出发去不同特异点的时候,一般罗马尼医生都会提前测量当地温度并提醒咕哒子添减衣物。
这也是为什么如果突发状况咕哒子没有准备就到了其他低温地方的话会很容易感冒的原因了。就算是回想起温暖自己的卢恩魔法,被冻到的伤害是无法避免的 。
咕哒子经常带着一位或者复位库丘林出任务,美曰其名为散步,打本摸材料赚狗粮,天黑了就象征性披上任一从者的批风继续带队前行,直到一天的工作结束。
日复一日,咕哒子也习惯了库丘林蓝色破烂披风的味道。
淡淡的雨后草地清香,细闻却能闻到撩人的酒香混着甘味。

【第一次披上那破披风我真的闻到了类似龙舌兰的味道!我发誓!】

和空气中现在的味道是一样的。

【所以为什么会在吹头发的时候闻到法汪的味道啊。这家伙信息素又在无意识扩散啦!!虽然还是觉得很好闻啦 。】
【等等,好像隐隐约约闻到了枪狗的味道。干,那家伙也留味了。】
【好在新领的香波靠得住,这些信息素的味道估计也就留个一天左右就能消散了】

这种程度,应该可以盖住那家伙的味了吧。
......啊,等等,我在争个什么劲啊......
库丘林举着吹风机,懊恼着自己的幼稚举动,在咕哒子身侧不自觉苦笑了一下。
“汪酱你走神了哦,烫。”咕哒子扭头,大幅度甩了一下头发,故意把发尖上的水珠甩到库丘林身上。
“抱歉抱歉, 刚刚在想事情,痛到了吗?”
“嗯(摇头),没啥,只是不喜欢你在我身边发呆而且。我发呆可以,汪酱发呆可不行哟!”

库丘林看着咕哒子因为心情激动而不停晃动的脑袋和呆毛,噗的一声笑了。

“哦呀,那我只好听从御主吩咐啦。”
“你为什么笑,我呆毛竖起来了?!”
“哈哈哈哈——”
【.....妈耶这家伙笑起来是真的好看。】
.
.
.
.
.
3。
咕哒子一直不习惯一个人睡。
以前一个人念书住校的时候,单人床的一侧总是放很多的枕头玩偶之类的,占了小半张床的位置。
咕哒子睡觉的时候喜欢把身子缩起来,然后抱着一个大抱枕,伸一只脚,大大咧咧架上去,压住。
“这样睡舒服!”
咕哒子早些日子当着自家从者们的面这么说过。
而勤勉的侍寝从者,年轻的库丘林小哥,表示深受其害。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睡!刚上床还好好的,睡着睡着就扒拉上来了!直接压着我大腿!有时候还摸我胸和屁股!御主你手脚都不老实啊!!!”
脱下厚甲换上干净内衣的库丘林正一脸悲愤的端正跪坐在床铺靠里边的位置和自家御主投诉:“算我求你了,好歹自觉到是个女性吧!”
“我睡觉是这样的啦,你就习惯一下嘛。”咕哒子坐在床边,也是一脸无奈。
【库丘林你小子倒是别忍啊!?我对你的喜爱早已经超乎主从了这一点你是察觉不到吗?!明明交往过那么多女人?!我就不信你在这个年龄段有这么纯良!!】
【我用胸部隔着睡衣明明感觉到你的动摇!!】
“汪酱,我累了,想睡觉。”
咕哒子双手撑着被子,使穿着睡衣的单薄身子尽量靠近库丘林,让他注意到自己已经显现的黑眼圈。
“好晚了啦。”
“...好啦好啦,睡觉。”库丘林被咕哒子瞪得有点不好意思,把被子一掀就迅速钻了进去并把被子的四个角压在身下。“有能力你就进来呀!”
“唔哇!狡猾!被子是我的!!”本来就是假装犯困咕哒子被激起兴致,撩起袖子哇哇叫着去抓用被子把自己缩得像个虾公的库丘林。
“让我进去呀汪酱——”
“不让哈哈哈哈——”

咕哒子没费多少时间就突破了库丘林的防守钻进被窝。
【和旧狗待久了真的觉得自己在养狗。称职敬业狗主子.JPG。】
【话说比起和其他几个汪酱在一起,这只年轻汪才是最累人的呀!wait.....等以后来了汪酱Lily....啊我的肾。】
咕哒子看着库丘林可爱的睡颜心神荡漾,轻手轻脚又扒了上去,想了想,把右脚收回来,只是双手虚抱着库丘林的手臂就满足地睡去了。

【晚安,汪酱。】

然而大半夜时候,是库丘林自己把一旁的咕哒子搂紧了使劲嗅,嗅完了还不把人家推开继续搂着睡。
哼,男人。
明明自己也老是仗着自家御主一旦入睡就如死猪般深沉的睡眠特点为所欲为(不是)。
————————
“.....库酋林......”少女早晨还尚未完全苏醒,糯连不清地嘟囔着,抱怨出声。
“御主醒啦,早上好呀。”笑得贼贱的青年从者趴在床上,双手直接用一定力度揉着女孩的脸。
“你丫的....不要揉爸爸脸啊——!!”
{注:咕哒子有严重的起床气,被迫起床时,会把自己叫做“爸爸”,“劳资”“你大哥”等等男性口吻....}
咕哒子老练地把脸缩进被子里,紧紧盖住所有的缝隙,阻挡库丘林的作弄。
“乖,去找其他汪酱玩,爸爸要睡觉。”
“御主今天有活动,起床啦——”
“不起。”
“昨天明明自己说要早早过去肝材料的!”
“反悔了。”
“起床啦 ,吃早餐了。”
“不起。”
“....”
“爸爸说不起床就是不起....哇!?库——丘——林!!啊我的屁股和我的腰——竟然压上来!!这位先生你知不知道你有多重!!71kg啊!!”
“御主你不也天天撞我!”
咕哒子觉得自己骨头剧疼,最终还是如库丘林所愿起了床。她一边换衣服一边教训乖站在一边接过自己脱下的衣服叠好的库丘林说:“汪酱啊,我压你和你压我重量能一样么?下次换种方式啊,乖。”
“好的,御主。”
“嗯,一起去厨房吃早餐吧。”
“御主,头发还没扎。要我帮忙吗?”
“哦哦,行啊,我的发圈在收纳盒那里,你知道的吧?”
“知道,是这个吗?”
“是这个,来吧!帮御主我弄一个漂亮的新发型!”

漂亮?
库丘林拿着发圈看着咕哒子发愣了几秒,然后脸上一副相当认真,却稍稍带有一点小疑惑的表情,说:“御主这样披着头发就已经很好看了,怎样的发型我觉得御主都适合 ,我并不知道御主想要什么发型,怎样都漂亮 。”

【直球——冲击———Boom——】

少女心满满的咕哒子,心满意足。

最后还是扎回了单边辫子 。

不过许多敏锐的从者们还是察觉到咕哒子发型上有细微的不同。
以及咕哒子身上那几股属于某些家伙的淡淡气味。
.
.
.

.

.
.
番外:
“你刚才到底为什么要咬我的头发.....”
咕哒子非常无奈地坐在几乎浑身都是刺的黑狗的大腿上,小心翼翼的小范围活动着,尽量不被刺划到。
“.....有味道。”
黑狗沙哑低沉的声音在咕哒子耳边流过,然后重量又回到了头顶。
【妈耶他们鼻子都这么灵敏的吗?!明明是五天前的事情!哇,我都洗了两次头了欸!不过也是猜到会被黑汪酱咬了哈哈哈——啊真是心疼无辜的我自己。】
.
.
.
♡完,谢谢观看。
















作者:
无意识中还是给旧狗加戏了。
这个梗想了很久,但是写不好,就这样吧。
昨天有点感觉,赶紧就把这篇写完了。
不然关注我的亲们又说我咸鱼大半月不干事了。

评论(8)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