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修修兹_挖过的坑看天意填

日前
【我爱变态】❤《魔法少女onthesite》
《金田一事件簿》补番中
汪咕哒欠稿2.0
咸鱼中


经常会出现私设角色/某角色这样的毒请注意。
英美影视以及英美剧动漫日常涉及,有时候有空会发一些漫画影剧推荐。
LGBT都吃,最近偏好乙女。
脑洞飞起,欢迎讨论。

看到列表里的好多人在愉悦的吃着萨莫....

而我一个人暗咪咪偷偷奶着英灵化贝多芬.....

贝多芬不好吗为什么还不出.....

贝多芬虽然无论在哪里都不是萌萌哒的家伙但是....
他这么热血这么坚持....应该和咕哒很的来吧。

暗搓搓吃着classical lord模样的贝多/咕哒子好了。
超级傲娇温暖人心音乐大家贝多芬+拯救人理心态扭曲混沌咕哒子。

被拯救的救世少女和活在【地狱】仍追求音乐的大佬。

woc,好吃啊朋友们!好吃啊!!!

虽然已经迟到了。

但还是祝这两520节日快乐吧

大家也是

【纸片人真好看我爱他一辈子.JPG】

久违的玩梗旧狗粮。

再不发就真的沉迷吃鸡了.


咕哒:老娘棒棒糖都吓掉了。

这是清明假期时画给群里看的。

图1玩的是【还未确定恋爱关系的二人一同走在路上,咕哒发现二人步伐是同步的,顺便就调戏了一番。】
图2是【坐公交车的时候咕哒沉迷游戏直接抓住男友的胳膊当扶手。但是女友力气太大男友心里苦不敢说】

[为啥完成度那么低呢?]
[因为御主我去坐车上课了qwq]

【情人节】



今天的你,很紧张。







她早早出门办事,道了别留你一个人待在房间里。



虽然她没说出口,但是你知道今天的她应该是很忙的。



你知道,她从来不是一心一意就喜欢一个人的专情之人。



你也知道,她身上日常飘带各种各样的味道 。



海洋战区领域的腥咸味,不知名高科技附带的冰冷味儿,刀剑枪炮的铁锈火药味,掩埋着来自不同世界领域的食物香料味。



你知道,她从来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太久,经常回来这边找自己唠唠嗑,就已经是自己的幸运了。







已经结束今天训练的你兜兜转转,又回到房间。



独自一人的你再环视一圈房间。



乳白色的床铺已经重新铺好,昨晚随意放在床头柜上的书也已经放回图书室,椅子上被那家伙蹂躏过的垫子也已经找员工换了一个了,毛绒绒的家居鞋也已经晒得暖乎乎的。



你知道,这个房间里有很多你自己的东西,也知道,她的气息也在这里的每一处。



但是你也忍不住叹息,你还是觉得她实在太少回来了。







入夜了,走廊的照明灯【啪】地一声亮起,照亮整个迦勒底使用中的区域。



你在房间里坐着整理御主今日的功课和工作表。



屋外传来熟悉的蹦跳活跃脚步声。



这可不是阿福迎接自己的脚步声。



而是专属于那个中二病未毕业的家伙口中"在路上这样走路大概要被打吧"的逗逼步伐。



你放下笔打算去帮她开门。



却又忘记了。



她根本不需要御主的门禁卡或者权限进入迦勒底任何的房间。

这可不是阿福迎接自己的脚步声。



而是专属于那个中二病未毕业的家伙口中"在路上这样走路大概要被打吧"的逗逼步伐。



你放下笔打算去帮她开门。



却又忘记了。



她根本不需要御主的门禁卡或者权限进入迦勒底任何的房间。

"嗨,宝贝儿,晚上好呀,迦勒底一切都好吗?"
她一进门正好就撞上了准备开门的你,顺势伸手扶上了你的腰际,把你紧紧抱住索求着今天份额的爱的抱抱。
"一切都好。"
你整张脸被迫埋在她的胸口,回答道 。
"今天收到多少巧克力呀?"
她笑着问到。
"大家都送了,你说有多少份。"
你依旧埋着,任她揉搓着你才梳好的发顶。
"嘿,巧克力不要吃太多哦,还有我的那份巧克力我就不给你啦。"
她像摸猫一样,用手指梳着你的头发。
你抬脸,露出一副不满的抱怨表情。
"知道啦,相识这么久也没见你送过。"
她哈哈笑着,摆出和库丘林一样欠扁的笑容。

"抱歉啦。"
"不过我在心里送出的那个是真理噢,真理巧克力噢。"

却也是老扰乱你内心的笑容。

"爱你哦,情人节快乐,咕哒子。"
她补偿般在你的额头上狠狠亲了一口。


情人节快乐,混蛋。

你也亲了她一口。

在嘴唇上。

肝完女儿!!!!!啊女儿咕哒岂不美滋滋!!3个晚上吧大概,当做我迦汪咕哒和我咕哒的新年贺图吧!【妈妈人设真是温柔,叹气】


【其实有一点点虐,但是我不说你们应该看不出来】



我来解释一下这个条漫的梗吧。
顺便也是之后段子的补充。
【我基友说知道我这图埋了东西但是她也没看出来orz】
1.妈妈的角色在我另一篇老文中担任的是除咕哒外另外一位看透这个世界的"御主",类似于玩家自身。她作为我的理想化玩家,亦是我的【我咕哒】文中的"我"。
2.闺蜜是梅芙小姐姐哦。所以才会经常兴致勃勃和妈妈酱聊库丘林。但是这位梅芙与其说是从者梅芙,更像是迦勒底化的梅芙酱。和妈妈酱一起工作的还有其他熟人。【但是大家基本都不是迦勒底的那位,而是这个世界的自己。】
3.这个世界线的咕哒子本身不是迦勒底的御主咕哒子,但是也会和其他人一样有着既视感。【弱于他人,但是有着不知道是直觉上或者天生的迦勒底熟人好感度加成。
妈妈酱由于身份特殊更有其他记忆。比如库酱。妈妈酱记得这个玩偶也记得闺蜜似乎是喜欢的,于是做了两个。
4.妈妈酱是真的喜欢过已逝的卫宫切嗣的。【认真
5.爸爸君还没有出现是有理由的。
【微笑:)】

咕哒子的危险发言×2。

(原梗大家都知道吧?)

咕哒子:“【用力拉下来】(づ ̄3 ̄)づ╭❤~”

没反应过来的旧狗:“??”

反应过来的旧狗:“我靠!我被御主亲了????”

【作者: 不我没有丑化旧狗,我没有!!!】

学习sAI中.......



还是再琢磨琢磨吧。色彩好难看.....┌(┌ 、ン、)┐
咕哒子她一天份的令咒用完了,嗯。

【主罗宾咕哒+齐格咕哒】《无题》


【是我迦 傲娇偏恶属性御主(刀子嘴),某种意义上自私任性幼稚,很抱歉。ooc预定。
♪全员咕哒无差的基设】
【前半涉及齐格咕哒,后半部分是讲述 我迦 咕哒和罗宾汉之间的故事。
罗宾粉和咕哒厨和齐格飞厨如果觉得ooc了,也请原谅我吧。

我对罗宾汉的印象最初来自影剧《罗宾汉》和《神秘博士》中的某一集,我还蛮喜欢这个劫富济贫的绿林好汉的。
在fgo中等我喜欢上这个金毛绿衣的家伙已经是大概一年前了。虽然只是普通从者,但在我的弓阶从者中,前期基本是只靠他一个人的 ,很后期才抽到了月神练起来。开荒的时候和打本的时候,罗宾汉确实非常好用。
这家伙卡面好看语音可爱,性格也和我本人非常合,除了《银弓》,其实很早就想再写一篇短梗给他,但一直没有好的梗,看完了书也没有。
现在想想其实我对原著的结局是非常不甘心的吧,所以才会把此文的第一句写在草稿里很久很久。
这篇是打算写给俩个人的,经历过fa的齐格飞和原著结局的罗宾汉】

...

...
啰嗦完了,以下正文:

【啊....同胞们,我没有什么其他要求。在我死去之后,请在我的脑后,我的脚底,都垫上一层草皮吧。】

覆面的陌生人跪伏于地,伸手轻抚躺在民居床上渐渐冷却的金发男人的头发,低语祷告。

“......如你所愿,罗宾汉。”

第一句话,是少女柔软甜蜜般的声音,清晰地如同在自己耳边轻语。

【.....你是谁?我好像并不认识你。】

‌“我——xi——未来——zi——自由—保—你——zi——死——”

在已经不是明确意义上的生者罗宾汉听来,这另一段大致是祝福类的话语却就像从漏风洞窟中传来的一样空洞遥远,还混着着奇怪的刺耳声。
陌生女孩本就被遮掩的面孔也随着声音渐渐淡去而越加模糊。

这是罗宾汉他记忆中活着的最后一天的场景。
他明显感觉有什么不对。

那个陌生人是谁?

他知道,这个记忆并不是【罗宾汉】确切的过去,而是混杂着什么不一样的,陌生的,气息。
是谁?
他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非常熟悉,而这疑问的答案,似乎就在附近。
.
.

“罗宾——————汉————”

唉。
御主又直接在走廊拿着点名册喊名点人头出任务了。
躲在仓库角落躺着的罗宾汉无声地抱抱着绿色小被子,把自己牢牢埋在布下,表示自己非常苦恼,想好好再睡一下。

毕竟,从自己通过灵基通道来到迦勒底为这家伙干活开始,除了她的随机咸鱼期,其他时间就基本没有怎么休息过,无偿加班更是时时有。如果自己老老实实呆在从者房间,想必被御主毫无征兆的召见次数会倍增吧。况且,比起空荡荡的从者房间,自己也确实更喜欢仓库里混杂的魔力气味和角落外面闲置从者们低语的声音。

所以到底为什么!!不就一颗有毒加成的大树吗?!她怎么这么喜欢?!!天天用!天天用!无论什么副本只要敌方有剑士图标就带我!就带我!!就算是绿林里最棒的小伙子连续工作也是需要休息日的吗!!天天加班?!

“啊~~你在这里吗?要出任务了哦走吧走吧,不要整天呆在仓库缠着满级的齐格飞啦,新人们都看着你呢,都是这里的老前辈了,三星弓老手罗宾汉你可要做个好榜样呀!”

一路顺着感觉找过来的咕哒子咔嚓一声徒手扭开锁头,打开了仓库门,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自己称职的守门人,齐格飞。
齐格飞被笑地莫名诡异的御主吓得一个激灵,握紧巨剑赶紧往可以遮挡罗宾汉的方向稍微瞄了一眼。
可惜,实诚的圣人齐格飞此举反而向御主暴露了罗宾汉的所在。
咕哒子心中了然,侧头对站在仓库外面陆续集合好的其他从者说:“你们在此地等候,不要走动,我去去就来。”

御主对着齐格飞点头打个招呼,继续哼着新学的莫扎特的旋律小调快步走过齐格飞,打算径直去找罗宾汉,不经意瞥见龙人形态的男子止不住稍微左右晃动的龙尾巴。
哦吼。
咕哒子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小人在蠢蠢欲动。

“齐格飞先生。”

咕哒子停住脚步贴身凑近齐格飞,右手顺着骨头摸上他的尾巴尖把尾巴撩到他身前,左手手指使了点劲,勾住弯曲的犄角使他对着自己的方向稍微低头,好直视自己努力瞪大的眼睛。

“御主...怎么了?”

齐格飞的尾巴立刻僵硬在咕哒子手里。

“虽然我是很喜欢你现在的样子啦..那么可爱...”

齐格飞并不知道在自己见到咕哒子的时候,整个耳朵不知为何已经红透了。
但是现在的齐格飞更加紧张,他知道自己的头皮在咕哒子手掌底下直冒热气。

“但是,不论你对我这个御主的做法或者本人,有多少【想法】,有什么【意见】,说出来,齐格飞。”

“你要说出来。”

咕哒子又摆出那一副让齐格飞恐惧的笑颜,在齐格飞尾巴尖上大力一拍,把它甩回齐格飞屁股后面,侧身走向罗宾汉藏身的位置。

“对了,齐格飞,晚上还会送来一批新的恶魔心脏,你要乖乖看好,不要给我惹麻烦哦~♡”咕哒子慢悠悠走到角落前,背对着齐格飞,似乎是想起什么似得拍了下手说道。

女孩甜蜜撒娇的声音却让齐格飞下意识再次握紧了剑柄。
“御主......”

毕竟他不是没有听到女孩话里头的警告和讽刺。
自从前段时间女孩知道齐格飞曾经在没有御主命令的情况下自杀过的从者就业历史,他很明显地感受到她持续的愤怒与怨气,他在迦勒底的个人活动自由度也一夜之间一落千丈。
看来御主是真的对那件事格外生气啊....齐格飞不由在心里叹口气。
(迦勒底的蛮多老家伙知道的御主小册子《迦勒底规章制度》中,新增内容明确表示:
针对剑阶从者齐格飞的新增私人规定如下:
除非御主点名带走,在除了阿福或者二商低于阿福者的其他从者跟随前提下,齐格飞可以随意走动,但其行事需询问御主或者队伍组长。
在仅有阿福或者二商低于阿福者跟随齐格飞的情况下,齐格飞与其切不可随意走动以及行事。
此由所有周围路过暗杀者阶级从者进行协助。)

“找~~到~~啦!!!”

咕哒子双手抓住布料两角猛的掀开鼓起那一大块的绿色布料,直接逮住了发出被突袭猫咪般尖叫声的男人。
“呀!”
“旷工可是不好的哟,罗宾汉。”咕哒子叠好布料放在架子上,拉起还坐在地上满脸苦逼相瘪着嘴看向自己的罗宾汉。
“我和你讲,在迦勒底,每天的考勤可是很重要的。”
“按照现世的规定,我可是已经经常都加班了。”
“啊不是哟,你们都是在按照我规定的【个人工作时间表】进行工作哟。”
“不愧是迦勒底剥削者啊”
“嗯,那你别吃我给你的金狗粮啊,别碰我的升级材料啊,盯我本来就不多的圣杯最多次的就是你。”
“啊啦,老毛病,老毛病而已。”
一只手被咕哒子拉着强制带出了仓库,男人另外剩一只手能干的事也就快速整理一下自己被咕哒子弄乱的兜帽和小斗篷。虽然罗宾汉身体很听话已经在跟着咕哒子小跑的脚步大跨步在走,嘴上依旧不依不饶,还在抵抗道:“我虽然说过看在你这么信任我的份上我也会好好工作,但是我可没答应过要超额加班啊!”
fuck。
咕哒子内心瞬时冒出来的是直接的加强压迫让这话唠闭嘴,不过她还是叹口气,拉着他直接把人塞到队列中排好队伍。
“好好干活,我不会害你们的。”
“啊啊,你这样待我,当然是不能当树懒啦(不对,再改,用原著话)”

咕哒子还拉着罗宾汉袖子的一角,扭头愣愣看着他,然后似是察觉了什么又迅速扭了回去。

“....全员出发去转移室吧。”

从者罗宾汉不明白御主的很多举动,但还是服从了御主的所有命令。

迦勒底资历还蛮老的男性从者库丘林单手背着枪,探头过去瞧了眼身边日常走在队伍前面的虽然没有任何表情变化的套上出击专用面孔的御主咕哒子。
咕哒子表示,看那家伙等着看戏的小表情,就知道他是明白了什么他不该知道的情报。
【啊——某种程度上 ,对女人心情了如指掌的男人就是一个大麻烦。】
当然,她可不是不懂如何管教自家的枪兵库丘林。少女御主恶狠狠抬脚就踹了一脚站在身边的库丘林的小腿,让他稍微站不稳”弯了身子扶上自己肩膀,自己顺势低声警示了一声,好让这家伙闭嘴。

“哼,你这小鬼还真凶啊~”

“......罗宾汉....”

又是那个声音。
飘荡耳边,细丝如线。
空洞,冰冷,又悲伤。
好像...这个声音,在哭。

某一个已经被好好【清扫】过的特异点。

树荫中的罗宾汉躺靠在足够粗壮的树枝上,单手扭过头顶垫在脑袋底下,发呆。
队伍里的其他人,比如战士,法师和女孩子们,不愿意爬树也不需要爬树,各用自己的本事在这片草原上找吃的,当然,主要是给自己的小御主找吃的。
咕哒子在树底下非常愉快地大口啃着清姬给她的烤肉,喝着用小牛在战斗中直接推倒的一棵果树上摘下来的果实制作而成的粗糙果汁。
对于咕哒子来讲,有得吃她就很开心了,自然不会介意太多。
她一边啃食着手里的食物,一边时不时抬头看一下树上正背对自己浅睡中的家伙和附近
‌玩耍
守卫着的从者们。

咕哒子其实很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却也害怕这种的氛围,她有时候会觉得如果不是热热闹闹的,这些家伙就不属于自己。
她其实自己很清楚,自己的嘴巴很毒,平时也说不出什么好话,时不时体贴一下自己的从者,他们还一惊一乍的以为出了啥事。对于来到迦勒底的孩子们(虽然其实比咕哒子大多了),自己是掏心窝子般对她们好,而对着年龄比自己大还高挑的大人们,反倒老是不能的,却依旧还是想要他们按自己说的去做。
从开始的毕恭毕敬,初次梦中链接自己从者的过去直接哭成泪人,天天要医生老命的心理辅导,到现在自动自觉和大家好哥们好姐妹,不论熟人陌生人该剥削的一个也不会留下,这样相差之大的主从相处模式,小医生达芬奇他们也疑惑很久了。

【我真是一个糟糕的御主......现在都沦落到大半夜悄咪咪找伪神父绮礼桑谈忧解难,啊啦啦......】

“啊呜。”

【但是也没办法呀,反正也坚持到现在了。况且,比起和去和小医生谈自己的困扰,还是去和他玩耍以及分享自己在迦勒底以外的生活故事比较好吧.....】

少女大张嘴巴啃着还带有少许肉渣子的骨头,用一侧的牙齿用力把它咬碎了,吮吸里面的骨髓。

【真心话什么的,我这种人可说不出来啊。况且说出来现状就更糟糕了啦。】

少女把食物的残渣吐出来,丢入提前挖好的小坑,站起来拍拍屁股上沾上的泥土,用黑色靴子的鞋跟推了沙土去埋在残渣上,盖的严严实实的,再用力跺了几脚。

【说不出口的话语,交不出去的东西,自知救不回的生命,就算改回已经既定的悲惨历史,迦勒底御主本不应该知道的秘密,这些..统统埋掉就好了。】

路过的人,谁也不会知道这里有埋着什么。

【除了我自己。】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最近御主越来越烦躁了。”
罗宾汉拉着齐格飞一起坐在员工餐厅吃晚饭。二人都脱去了自己的厚甲和斗篷方便坐下来。
这阶级克制明显的两人因为罗宾汉老是跑仓库睡觉关系渐渐地就好了起来。罗宾汉经常把被【誓言】束缚在仓库看门的齐格飞带出仓库门溜溜,每次都没有暗杀者阶级从者过来阻挠,大概是因为御主也默许了吧,之后二人就经常聚在一起吃饭了。
“是的,而且最近御主看我的眼神越来越奇怪了。”
“刚才有和你比较熟的从者叫你齐格,那姑娘直接大吼闭嘴.....”
“难道外面发生什么和我相关的事吗?”
“不清楚。你也知道,御主因为灵子转移和魔力的影响,除了这个世界线,有时还会和其他世界进行交互转移,有没有受到这个的影响我们也不清楚。”
“如果我能帮上忙就好了。”
“就现状来讲,虽然我也不知道你之前做了什么,但御主对你做的各种措施真的非常有意思,是在保护你吗?”
“是的。”
齐格飞放下刀叉,出神地看着在领餐处围着蕾丝围裙留着汗吆喝着的御主。

“我也觉得御主是在保护我,但是是来自什么的伤害呢......”

【前半,完。】(后半考完试再说)

番外:
1。咕哒子与齐格飞先生
fa播放之前
【“齐格飞先生!不论别人说什么,你就是我的大英雄!才不是什么最弱的剑士呢!”
“以后只要和齐格飞先生契约存在一天,我就绝不会让齐格先生死去。”
“齐格飞先生装扮超级帅啊——我的天呀——”】
fa播放之后
【“我去你的齐格飞,挖自己心脏很好玩吗?”
“你觉得任何人的请求你都有义务去实现吗?虽然我敬佩的就是你这点....但是,只要你还是我咕哒子的从者!我就不会允许类似这种事情发生!”
“就连我.....都不能以得到你齐格飞的心脏来存活,这种卑鄙的做法!我咕哒子追求的是什么你难道还不懂吗?!”
“齐格飞,现在你明白了吗?并不是你的每一步都会导致悲剧,而是你还没有遇到我。”
“这段时期请先呆在这里(仓库)不要随意走动,我会过来(看你)的。”】

番外2  咕哒子和可爱的阿福

咕哒子:“嘤嘤嘤。”
阿福:“怎么了怎么了?”
咕哒子:“嘤嘤嘤!”
阿福:“诶诶诶?御主你怎么打我呀!?”
咕哒子:“嘤嘤嘤——!”
阿福:“啊痛,痛,痛!御主拳头好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