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修兹_三次元作业截稿期

经常会出现私设角色/某角色这样的毒请注意。
英美影视以及英美剧动漫日常涉及,有时候有空会发一些漫画影剧推荐。
LGBT都吃,最近偏好乙女。
脑洞飞起,欢迎讨论。

日前
为RR(死侍的最佳扮演者)打call!!
吃产fgo咕哒子中心。【有大量私设】【大量bl不吃注意】
英剧《神秘博士》狂热中
国内网络剧狂热《河神》《白夜追凶》

呸。
老子不画了!



【自暴自弃中】

【人群之中有个画风不一样】

【画画真是太难了】

【但是我爱汪咕哒,汪汪汪!】

这样正常肤色了许多。

看着顺眼了点。

但是依旧恶趣味啊... . 

Lof滤镜真好用...

【多人涉及涉及】《如何照顾生病的御主?》【感冒part】

放毒放毒
私设严重的混沌与秩序交杂御主,
是咕哒子。
也是老娘。【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掺杂大量本御主还没有的从者。【混沌微笑】

OS:莫名其妙就感冒了,每天一起床就要流两三个小时的鼻涕,要把我体内的水全部带走啊!!!

以下正文:
.
.
.
.
.
.
.
1.
夜里十点。
枪阶从者,扎着长辫的库丘林,端着一杯刚冲好的牛奶,敲了三下御主房间的门,微侧过耳朵好听见里面的声音。

“请进。”

自从生病,小御主一过晚上七点,就不喜欢开房间灯,只开着一盏冷色调光台灯摆放在床头柜上,自己则半躺在床上看书。,并美名其曰为“养肝”。

她抬眼瞧了瞧依靠在门框上的的库丘林,从床柜上捻起一张小小的银制书签夹进书页里,再把书合上放进半拉开的抽屉里推回去,身子一动不动,依旧半身盖着被子,懒洋洋地窝在床上。

“啊,谢谢,拿过来给我吧。”

其实库丘林在楼梯口就看到了最近一直在御主身边乖乖待着的能很好加热房间温度的狂阶清姬,他本打算点头打个招呼,却反倒被她凶狠地瞪了好几次。

“喏,接好别倒了。“库丘林小心顺着御主伸出来的手把牛奶杯子递过去,待她好好接住杯子传到嘴边喝了一大口,自己才松了手。”今天又在看什么?”
御主咕噜咕噜豪迈地干掉了半杯牛奶,才用下嘴唇抵着杯口说:“没看什么,麻烦从者从图书室拿来的小说而已。”
“嗯哼。”

库丘林并没有即刻离开,浅笑着挑了下半边的眉毛,双手抱着胳膊靠在柜子边墙壁上偏过头来。

“.........嗯哼啥。”
“刚看到封面了,是bl本吧? ”
“噗呲——”
“冷静点,可别把奶洒床上。”库丘林忍笑,快速握住御主的手帮忙扶好颤抖着的杯子,看着御主用一手捂嘴强忍着自己不要喷出点什么,自己也笑了。
“这英文从哪学到的.....汪酱你其实什么也没看到。”
“嗯哼。”
“就是小说而已。”
“嗯哼。”
“小 说  !! ”
“好好,小说小说,赶紧把奶喝了,我把杯子拿回厨房去。”
“等等,没有夜宵吗,今天可是周五欸。”
“喂喂,看看现在这衰样,觉得那家伙还会给你做什么煎炸高糖类夜宵吗?”
“没关系,我半夜去把他给切嗣做的甜品偷走,区区夜宵,我自己还是能搞定的 。只要.......”
御主默默瞪着眼盯着库丘林。
“等等等等等,不是吧,又要我去叫它们帮你看门啊,”
“狗狗应该不会感染人类病菌感冒吧?”
“是白狼啊!”
“明明是二哈啦。呐,喝完了。拿去还给红a吧,明天的早餐也拜托他了。”
“哦——走了。”

后知后觉的枪狗:【等等,那家伙看的书的封面蓝毛男不会是我吧 】
汪酱一离开就笑成老母亲脸的御主:【不愧是我的爱犬啊,懂不少,可以往下一阶段学习了。】

2.
清姬很喜欢很喜欢自己的小夫君御主,可是她知道,夫君并不习惯接近自己。
因为夫君是个喜欢撒谎的人。
而自己最讨厌的就是撒谎的骗子。

“没事,不怎么痛啦。”
“今天的收获可以啦,辛苦大家,今天就到这里,我们回去迦勒底吧。”
“没事啦,我才没有嫌弃你们吃这么多材料啦。”
“这是我最后的石头了!xx!”
“估计——明晚你们不用加班吧。”
........
夫君经常撒谎,即使是当着清姬的面。
在修复人理的旅程开始之时,清姬是当初第一批来到迦勒底的成员之一,也是夫君御主目前最经常带上队伍的狂阶担当。
清姬是知道的,夫君御主格外渴求男性狂阶从者,点名道姓的话,目前最想要的就是那个白毛高个穿得斯斯文文的男人,穿刺公德古拉,不过,也有一段时间沉迷着另一个穿着高跟有着黑红尾刺的狂犬,库丘林。
不过直到现在,夫君御主练起来的狂阶,也就只有自己,和那只偷腥猫。

“啧。”
清姬暗地里再一次诅咒了那只有着和夫君一样发色的可以为夫君准备西餐美食的偷腥猫。
要是说起那些接近夫君的邪恶之徒,一天两夜都说不完,然而仁慈友善心胸宽广的夫君,却容纳了所有的罪人和无罪人。

啊,不愧是我深爱着的夫君啊,用着烈火一般的爱意燃烧我吧,把我嫉妒的心烧成灰烬,把用谎言安抚我和别人的和我一同烧去吧 .........
然后一起,化风而去吧。

清姬在御主房间门口外边等库丘林出来的时候,就是这么复杂危险地暗自想着。不喜欢看见夫君和别人亲密,但是清姬知道,这位夫君不仅仅属于自己。
虽然她确实想过让她只属于自己。
想要从各种意义上的独占。
可惜失败了 。

这一次甚至不是倒在被法师加持的大钟前,而是倒在了夫君本身无意的言语举止之下。

这位是和安珍大人不一样的夫君啊.....
清姬轻叹了一口气,看了眼丝毫没有动静的门,继续等待着。

明明有着和自己差不多的娇小身躯,却比任何一只邪鬼还要狡猾,又比任何一位圣人还要仁慈!
真是一位矛盾又复杂的夫君啊。

【库丘林带着杯子走后清姬才进去房间,她脱了木屐钻进御主的被子里,冒了个脑袋出来,满脸不爽看着依旧保持半躺姿势的御主。御主感受着身边人身上自动散发的热气,伸手碰了碰清姬带角的头部,然后习惯性顺着头发一下一下地摸。像在摸什么小动物一样。清姬对于这招非常受用。】
【于是两人抱着睡了会。】
【御主半夜溜出去吃夜宵再回来,第二天起来发现自己竟然出了一身冷汗,只记得昨晚是和清姬链接了记忆,所以梦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清姬小姐姐笑而不语:)】
【御主内心小人选择瑟瑟发抖】
【御主不清楚自己病情是不是加重了】

3.
在这个迦勒底的红a并不是真正的英灵红a,只是礼装具象化而已,和神父言峰绮礼一样。
并不能每天都具象化,不过饭点他肯定在。
因为御主对他和玉藻猫做出的美食抱有极大的期待。
而红a麻麻感觉到了这一点。
所以他现在用这种方式来了。

“谁是mama啊!!我只是过来给你煮个饭而已!!”
啊红a又生气了。
但是他此时身上围着的围裙和手上的妈妈版烤箱手套证明这句话太值得怀疑了。

“红a—a—a——”御主一边提溜着鼻涕,一边放松地趴在干净整洁的饭桌上,用手臂垫着下巴,大张着嘴呼吸,顺便一次又一次呼喊着面前人的称呼。
“嗯?”红a并没有回过头,还在处理待会的午餐。
“想吃日式蛋包饭......或者厚蛋烧.....”
“感冒还想吃鸡蛋?”
“..又不是真感冒...就是想吃蛋......打个汤也好呀..... .”
“不,你的饭单已经被决定了。老老实实等着。”
“嘤嘤嘤...... .”
“.......”
“嘤嘤嘤.........”
“.那.......烧豆腐要不要?”
“好——!!最爱红a麻麻啦——!!!”
“好好坐着!别想靠近我的菜板!!!”

还呆在英灵座的真红a,对于这个套路王御主表示【在下承受不住承受不住】

【自从礼装红a实体化,御主老是看见口袋里的礼装幼樱躲在礼装空间偷窥|・ω・`)】
【切嗣亲来得比礼装红a晚,但礼装红a在之后才具象化】
【礼装红a不知道自己对于这位暗杀者格外的关照与了解是不是因为御主当初许愿自己的时候乱搞了其他什么鬼】

笑趴。

和西装咕哒配一脸hhhhhhh

【枪/汪咕哒】《来玩一场游戏吧?》

不会起标题
女装汪(枪)/半混沌恶-男装咕哒子play注意
喂糖。(完全没法赶得及HHHH)
但是我觉得两方都被我写崩坏了。
抱歉严重脱稿。
ooc严重+1。
我就是想看两人互怼然而怼着怼着我就飞了23333333
前文极其啰嗦,也是为了以后和其他从者互动文方便。

以下正文:

御主咕哒子设计了一种新游戏。

一种可以与自家从者们一起玩的游戏。

而在这游戏中,无论输赢方,都能感受到一定的乐趣。

为了打发无聊时间,咕哒子结合自己的世界的游戏和如今的情况,发明了这个刺激有趣的追逐游戏。
游戏内容第一段,用来决定输家的是各种来自人类现代世界的游戏。第二段就比较有意思。
第二段游戏分为两部分:第一次游戏的输家要穿上不同性别的衣服,前往由当局游戏裁判从者抛出的骰子决定的特异点,在出入口五公里范围内,待一晚上。同局的赢家需要在当天凌晨12点前抓到输家,抓到就算前者赢,没抓到算后者赢,无论结果如何,两人都将自动于凌晨12点回到迦勒底。
输家永远不知道,降临的那个地区留给自己的异性衣服到底是什么样的。
而赢家又是否能认得出乔装过后的输家,并且无视阶级等级,将其打败并带回迦勒底。

咕哒子许诺,每赛季的全游戏胜者可以获得一次自己能力范围内的许愿的奖励。而作为裁判兼游戏开发者,咕哒子会参与每一次游戏并继续改进,只要还有人想玩(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闲下来就去修行练武)。所以,无论是谁,在哪里,做着什么,咕哒子都能各种调戏异装的自家从者并留下纪念。
当然,为了游戏的娱乐性,咕哒子在游戏中一贯也是以男装的模样出现。
这也是游戏设计者御主小姑娘的众多恶趣味之一吧。



【公正平等】

这里的游戏参加者们都接受了咕哒子的这个条件。
所以没有【女性穿男装就帅气,男生穿女装丢人羞耻】这种奇怪的近乎歧视的对比问题。
而且每一件衣服都是抱着【这件衣服说不定自己喜欢/讨厌的人就要穿上了】的期许,和想整人的渴望,这两者混杂在一起确实有趣,再加上,御主要求每位玩家都参与衣服的设计(用少数灵子临时创造出来的虚假玩意儿,意外的与实物一样可以使用,但只能维持24h),所以出来的服装设计在各种意义上都非常有趣也意外很实用靠谱。

结束了与平行世界版冬木特异点的战斗后,又是迦勒底大部分从者+某些人漫长的假期。

故而新一轮的游戏比赛开始了。

“那么——又是一个新赛季,这次第一局游戏决定输赢为卡牌回合制游戏。”
早早出发前去今夜被选中的特异点,【被修好的迷雾伦敦】,游戏裁判长咕哒子将声音通过迦勒底独有的灵子系统从特异点里传送回迦勒底,游戏参与者纷纷坐落在自己的位置上兴奋地等待裁判之二,剑士齐格飞,发牌。

第一局的输家很快就被决定了。
比咕哒子想象中要快不少。
嘛,与其说他不擅长这种抽卡式对战游戏,倒不如说这位是确确实实败在了自己的幸运值上。
在自己占据优势的情况下脱口而出挑衅道“飞龙骑脸怎么输”,最后关头却被对面的弓阶大卫抽出传说级别的金卡完全碾压。
总而言之不愧是幸运值为E的枪兵库丘林啊。
噗。
潜伏在在特异点里某个隐藏处里,知道输家是谁后,咕哒子还是忍不住抱着游戏衣服非常不淑女地大笑出声。
反正是穿着男装嘛。
当然,了解自家每一位从者的咕哒子是知道的,如果是其他游戏,库丘林有着绝对不输的自信,和实力,但是在这名为【炉石传说】的卡牌游戏里,运气决定的东西肯定会比他原先欲想的要多得多,所以这一次第一段游戏的输家最终是【幸运E的倒霉孩子】,自己确实也是对此有准备的,只要等待结果是哪位【库丘林】就好了。

因为除了养伤中的刷子,另一位【幸运E】的齐格飞是这一局是裁判啊。

咕哒子在黑暗中露出了计划得逞的腹黑笑容,然后回到迦勒底分别将游戏输家和赢家带入特异点的不同位置,两方到达时间之间有半个小时的时差,足够给输家进行换装和躲藏准备。


“不知道为什么,老子总感觉这是个阴谋。”
顺利到达出发地的时候,枪阶的库丘林对着身旁为保证公平保密性而不打算跟随着库丘林离开的咕哒子说了这么一句话。
而咕哒子只是笑笑,说:“要认赌服输哦,汪酱。”
“看来就是你这小鬼的阴谋没跑了。。。。”
“汪酱还是请快点去准备吧?如果汪酱输了,我可是会大声嘲笑你的哟!”
“我才不会输。小鬼,好好看着老子怎么拿下这场游戏吧!”
“那小鬼头我就拭目以待吧~”



第一场卡牌游戏的赢家是可爱的暗杀者小杰克,【找人】这种事说实话对于小杰克来说也不算难,就看他愿不愿意去找而已。
虽然之前就说过,第二场捉迷藏游戏的赢家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实现自己的各种愿望,但其实真正有心特别想要赢捉迷藏游戏的,除了对游戏本身感兴趣的从者,就是清姬那班对【由御主实现你的小愿望❤】这一大前提感兴趣的一班御主粉而已。
日常被咕哒子宠溺的小杰克并没有什么格外想要实现的小愿望,他想要的不过是与咕哒子待在一起,找到换装了的【妈妈】的乐趣可比和找到库丘林并把他带回迦勒底有趣多了。所以进入这个对于他本就熟悉的特异点等待到开始游戏时间后,小杰克压根就没去找库丘林,而是兴致勃勃地开始了寻找起了【妈妈】,咕哒子。
据说妈妈待会也要配合特异点换衣服,这么大型的做迷藏游戏我才不和什么臭男人玩呢。
小杰克心想。

确实,咕哒子一般都不会拒绝与小杰克一起玩耍的要求。
咕哒子啊,是在日常休息时也会不自觉习惯性创造出混乱的情况然后去享受混乱本身的人。咕哒子在某种程度上,与小杰克一样,任性地喜欢着玩乐,严重时就会遗忘掉站在身边的人一段时间。
当然了,这并不是说咕哒子是个时不时玩冷漠遗弃放置play的家伙,硬要比喻的话,更像是下雨天沉迷玩游戏以至于忘记自己在外面还嗮了被子的游戏上瘾者吧?毕竟咕哒子可是一个会哭着冲在队伍最前面充当主力把敌方直接用蛮力推倒嘴里时还喊着“我的十连又什么都没出啊啊啊啊啊——”或者抢后排队伍从者的武器躲在主力重装过身边大吼“you shall no pass!”等等各种玩梗吐槽的御主啊。那几个最经常跟在咕哒子身后的从者们,与其说是保护自家御主,及时控制住明摆着失控的御主并把其连同一起打落的材料狗粮安全带回迦勒底才是他们的日常工作。
作为裁判长,咕哒子自然对自己设置了单向某种魔力感知屏障,以免某些家伙一进来就奔着自己来。自己先去找到那些要换衣的输家,再躲起来观察他们的反应,才有趣嘛。
当然,安全问题咕哒子也有考虑到,所以在特异点的三个人身上,都有小小的耳环式摄像头和追踪器,兼顾安全的同时也方便了身处迦勒底的各位围观吃瓜。
此时的咕哒子穿上了优雅大方的19世纪英国男性服饰,挎起步子大幅度甩手杖,兴致极高。
因为在咕哒子的感应下,她发现离自己最近的人,恰恰就是期待已久的女装库丘林。

推开眼前的大门,就是当年还算热门的公共舞厅,除了社会名流和贵族,也开始有出身还算可以的平民加入跳舞的行列之中。毕竟这个时候,英国的舞厅已经涉及商务了。
明晃得耀眼的水晶大吊灯照映舞厅中央踩着音乐轻快的节奏和旋律穿梭舞动的人群,名贵娇美的鲜花点缀整间舞厅,属于19世纪英国女性蓬蓬的华丽礼服在其中也如花朵般绽放飞舞,周围三三两两站立的人们品着美酒低声谈笑,眼眯着物色自己的舞伴。
咕哒子自然不会错过大多数男人的目光焦点。
那个一脸惆怅憋屈表情,交叠着双手在黑蓝色裙子上靠墙发呆的蓝发美人。

“极品啊,真是极品!”
“好美的女人,要是我能和她一起跳一支舞就好了!”
“可是无论是谁去邀请,她都拒绝了啊!”
“你看那一头蓝发,真是奇异!像女神一样!”
噗嗤。
咕哒子要忍不住自己的笑意了。
她朝那美女走去。
“哇啊,又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要前去挑战了。”
“是个小个子呀,气质倒是不错。”

“晚上好,美丽的小姐,介意与我一起跳舞吗?”
咕哒子故意压低了嗓音,模仿着英国绅士的样子把帽子拿下来,背过手杖,顺势弯腰邀请。
美人抬眼盯着微笑的咕哒子,上下打量一下这位小巧的【绅士】,赤红色的眼眸透露出同样的戏谑。
“当然了先生,如果您能跟上我的舞步的话。”
库丘林被召唤的时候就知道各种舞蹈的舞步了,所以此时他的女步跳得非常好,可怜咕哒子学了好久还算OK的欧洲舞步然而腿长本就不够此时还要被库丘林身高压制,反而本就没有太在意自己女装的库丘林放开了自己,大大方方扮成女人后很快就习惯起来,开始嚣张取笑自己怀中娇小的御主了。

“先生您还真是矮小啊。”
“大家都叫你极品呢,我的美人。”
“我很高兴你这么称呼我,先生,不过这已经是您第五次踩我的脚尖了。”
“没办法,美人儿手臂肌肉太粗壮我实在牵不住呀。”
“哎呀呀,我也抱不住先生相对身材稍过于肥胖的腰部哦。”
“美人啊,为什么你起伏的胸前像强壮的男人一样又硬又软呢?”
“先生啊,为什么你呼吸的胸前却有着女士一样的柔软呢?”
“那是为了让你更舒服地靠入我的怀中啊~!”
“因为美人你是我的人嘛!我的美人就是最棒的!所以我也是最棒的!”
“是是是,我可爱的小先生。”

在两人在拥挤的人群中一边跳舞一边日常拌嘴的时候,其实小杰克早就在楼顶阳台那儿乖乖看了许久了。
妈妈在忙着谈恋爱呀.......就这么去打扰的话,会被妈妈责骂吧?
小杰克这么想着。
于是在心底琢磨了一会,跑了,准备回去后再向【妈妈】要更多的抱抱补偿。

事实上,小杰克可比咕哒子以为得成长得更快,现在,已经是一个超级懂事的好孩子了(而且还强得一逼)。

特异点时间的流逝一样快,一个小时的游戏时间,就在咕哒子汪酱的拌嘴尬舞和小杰克的四处悠闲散步中,走完了。
十二点已到,the game is over。
本场的获胜者是首局输家枪阶库丘林,获得向咕哒子许出一次御主范围内愿望的权力。

按规定,愿望可以公开发表也可以和御主私底下解决。

枪阶库丘林当着其他库丘林的面按了按咕哒子的肩膀,说:
“嗯,我先不说我的愿望,待会再去找你。”
“哦————今天的话仅限2点前,宝宝也是要睡的。明天就要我醒了之后再说哦。”
“好。”
小姑娘突然觉得自家汪酱离开的时候那个回头的小眼神特别有意思。
咕哒子:“?????(我还是去找我家小杰克吧)”

在小杰克和童谣那(通过爱的抱抱❤)补充了满满的电量之后,咕哒子满足地返回my room。

“哟,回来啦。”
当咕哒子进入my room 后,才发现枪狗已经穿上和自己在特异点一样款式的深蓝色西服半依靠在床上。【注:在本人fgo汪咕哒相关设定中,所有的汪酱都有和小玛修一样的可以任意时间进入my room 的权力】
咕哒子一惊,然后露出了贼兮兮的笑容。

“先生~大半夜躺我床上,有事吗?”
“想和极美的小姐你再进行一场舞蹈呢。”

然后枪狗直接把跪了一半膝盖在床上的咕哒子拽到自己身上,给她灵子化了缩小版的自己女装的那件礼裙。

“床上的。”

觉得反转了好看些。

话说为什么西装没有旧狗啦!!!!
(抱着我狗儿子摸头安慰)

嗯。
man到我都动心了的咕哒。
(不敢打tag...)



不会上色。

背景也不会。

٩(◦`꒳´◦)۶ 嘛,加油吧!

画着画着,愈加心动了。

这就叫做

越关注你便会越爱你

吗。

老子爱库丘林。

还有迦勒底的家伙们。
就算厌倦fgo游戏活动了,也会为了我喜欢的那几个从者咸鱼下去的。

(私设咕哒太man了根本不敢打tag......)

幼犬真萌,想日.......【大胆发言】

不要问我为啥社会人生咕哒和黑狗那组咋没了
我TM就是画不出来黑狗啊.......

可能迦勒底没有他我就画不出来吗......

我画的好垃圾。
没有细节
没有细节
没有细节

不会上色,成稿估计是黑白吧。

草鸡好看!但是没演技旧狗的悲伤.......

3.5SEC:

神奇动物们